浪荡子,不求归处。

关于

我的朋友叫老fei

我有一个朋友叫老fei。他有一个风花雪月一般的名字。但是本人却是一个很fei的人。


这个fei可以是飞。这是我最初对他的印象。一头及屁股的蓬松长发,说话天马行空诗情画意,还老爱穿白色长衣飘飘呼呼地走路,以至于一些夜晚偶遇他的人都以为自己碰见了鬼。他的脑子更像是“飞起来”一样,从来不懂我们说的时事新闻和网络新梗,却总能从一般人不在意的细节里发现奇妙的点。他的情绪也是“飞着的”,别人都快被他气死了,他才恍然,哦——原来我这样做他会生气。


认识老fei三年后,我不得不说,他的fei也是费。首先是费事。性格磨磨唧唧,吃饭拖拖拉拉。聚餐时他总是吃到最后的人,一边聊着天,一边用餐具戳着自己的食...

2016

再见啦,2016。
这年就像过山车一样,港剧英剧韩剧美剧国产剧,轮番上演,出出精彩。就连自己的故事也有许多引人惊叹之处。但是再跌宕起伏的剧情,回顾时竟然也会有『不过如此』的错觉。一切总会过去,时间还在向前。
幸而自己没有被时间抛下,不管曾经多狼狈,也还是能在还来得及的时候醒悟过来。时间,是最简单也是最难懂的道理。青春期,可以仰赖泛滥分泌的荷尔蒙和激素,沉浸在不断高潮的自我戏剧里。一旦告别那些梦幻的泡泡,只好学着去面对索然无味艰难困苦的现实。有两年,我完全不知所措。明明活在现实里,却时刻都有着不真实感。世界只能推动重来。然后这一年以来,终于终于,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那里,可以掌控我的喜怒哀乐,掌控我的世...

第九集 放下爱

看了好多大大的分析,自己又去二刷第九集,忽然发现自己之前的分析有些问题,而且又冒出了新的点。

如果说这番是围绕爱来展开的话,那么也许可以这样定义这九集的主题吧:

1~3 勇敢爱:

勇利太过内敛,喜欢维克托但是不愿去合影,想拿金牌却不敢说出口。但是和尤里奥的对决却逼着他去争抢自己的所爱,去勇敢地追逐。

4~5 认识爱

敢于去爱是远远不够的,还得知道怎样去爱才行。维克托提醒他也要去调动别人的积极性。然后勇利那样去鼓励了小南,又在表演中尽自己最大所能,终于在最后明白了爱,并把它作为自己的主题。

6~8 表达爱

粉红泡泡,色气满满的这几集就不言而喻了吧。尤其在中国大会上,无论是勇利还是...

第九集!这个糖我哭

起床就为了看更新,差点被官方细细绵绵的糖弄哭了。

#冰上的尤里#第九集。。。前几集的糖是甜腻腻,直接砸过来,但是我又忍不住怀疑这样的激情又能持续多久。然后第九集。果然分离才更加清醒。没有维克托亲身支持的勇利,内心在不安里才清楚明白维克托于他是怎样的存在,他所滑的节目是有怎样的魅力,自己又有怎样的决心。这样的领悟不再是因为维克托在场上而被激发,而变成了从心而生,更加清醒真实独立。然后,就不再像之前一样担心维克托什么时候回俄罗斯,而是坦然地想决赛以后就让维克托辞去教练。维克托当然也看到他的成长,所以两人一见面,说的就是自己在思考身为教练,我还能做什么。

但是他们已经不需要教练-选手的关系来维系...

北京下雨了

来北京近两个月,暮春了,天上才落了些雨。早上出门的人被冷空气阻了回来,多披了件外套 。空气终于有些湿润。不过地上成片的鸟屎也湿润了,那气味好像从死中复生一般盘旋而上,飘荡在你的鼻子跟前。春季终于落雨的一天,气味酸腐,仿佛恋爱一样。。。
前几日夜里,忽又梦得故人死而复生。她已在我的梦里活了第二次,大概暗示着故人得以复生,我亦可以回归自己的黄金年代吧。当时,还有许多的生命力量,许多的青春,可以“犯错”,可以浪费着时间只是思索和感伤,让不断溢出的感情充满着自己......现在不是了,我好像很清楚这些是怎样的虚无,以及虚无背后是怎样的本质。理性和感性,看待彼此,都是这一天的春日——酸腐得好像恋爱一样。

近来

前几日听闻这个学年已有二十位香港学生自杀,其中更有许多中大同学。又过了几天,发现邮箱里有中大校方和学生会的邮件,劝导同学有事多找辅导处,别想不开。大概山于城里,少喧嚣但是不离尘嚣,偏又是大且离散的环境,所以很多人难免郁结。
今日听了一场俄罗斯教授的讲座,讲的敦煌研究。题目吸引,内容晦涩,教授的普通话也多少有点难以辨认,两个小时听得头昏脑涨,提问环节就仓皇出逃。我想起大一时候雄心勃勃,迷路了也独自跑到了梁球琚,在一个研讨室听了一场关于道教的讲座。当时推开门时就已被这严肃正经的讲座地点吓傻,讲者是香港本地人,不知为何讲座语言却定位普通话,偏偏讲者也讲了一口难以辨认的普通话,那次我也是听得头昏脑涨,一...

凌晨的时候,没有人听你说话,偏偏此刻话最多。

2016年1月30日 好像要阴天

假期的日子太好过。每日中午了就迷迷糊糊地醒来,到了十一二点,又自然而然地困了。心安理得地一点点积肥,在家长里短里寻出大大小小的开心。一个笑话定要说上几遍,把能笑的都笑出来。这样的日子在上学时候是奢侈的。
翻墙,顺便去看了下fb。遥想前几天小粉红们自豪地打响了卫国战役,甚至声称墙是多么总要而且有益。多年以前的荒唐言,现在却成了真知灼见。我们在自己塑造的世界里抵御变化,不过自己也往往抵不住要变化。假亦真时真亦假,真真假假,不存在一个绝对的答案。
(后面的懒得写了)

离去和忘却

昨夜梦见故友。心里一点念想很用力。我一面描摹她的面容,一面编着故事想让她回来。故事可能还是可信的,尽管我忘却了现实里再也没有回复的信息。面容却是假的。人的脑海很少会存储什么高清壁纸一般的图片。她于是有了一双戴着假睫毛描了眼线的凤眼,和她被公诸于众的那张照片一样不真实。

醒来后很容易地就把梦抛诸脑后,很轻易地想不起那用力的念想。有时我们忍不住想象自己胜却天地,好像那是最终的荣耀和最大的尊严。年年岁岁,来来去去,生生灭灭,都不尽在我们的想象里,却有全是我们的真实。

我不要努力地记住你,我不去抵抗你的离去和我的忘却。我甚至不知你曾在哪里,如今又去往何方。现实把我们拉得越来越远,哪怕站在回忆的门口我也不会...

今日想,我该更坦诚些。我很不愿意去抓住自己如流水一样的真实想法不放,我想可能很多人都不太愿意。我一是太懒,二是可能始终内心格局不大,偏见难消。流水一样的机会和资源在身边,我也宁愿沉默着,坐视不管。这说的是当我面对香港面对我的家庭时候的情况。然而我想,我恐怕还是会很难在面对他们时更加包容一些。因为他们时时刻刻影响或者直接点,由于我的不喜欢他们的存在威胁着我的生存质量。这可能是异文化对于我很大的一个好处了。

1/5

© 山丘 | Powered by LOFTER